黑曜

emmmmmm

黑曜曜已经有了琴?!⊙▽⊙

占tag致歉―老咸鱼的日常

突然高兴,发现新来的琴琴是4花,好像大概可以肝出来吧. . . 我抽不到莲莲的,放弃。

好的,那迦也疯了。
文案又疯一个√
前排参见那迦大佬。

哈哈哈哈哈,这个剧情敢情再马虎一点么。感觉无剑是瞎了。
前排参拜那迦大佬。

对于梦间集世界观的看法(一)

大家好,我是黑曜。
小学生文笔。

一篇简单的解说,比较通俗。不含任何黑角色行为,个人看法,不喜勿喷,祝实用愉快。

首先从名字来分析:梦间集。
梦,有虚幻的含义在其中,美好的,恶毒的。
间,在. . . 里。
集,有汇合之意。
梦间,在梦中。
梦间集,在梦中汇合。
感觉这里官方对这个设定是有一定深意的,就名字来看,梦间是一个美好的地方,五剑是所谓的力量基石。这个方向的分析,我有可能结合二篇中五行易经的方向走。现在暂时不写。
这么美好的地方,魍魉为何物?一般丑恶的东西在梦中都是人类贪念恶欲的具现化,但是魍魉也是有个人剧情的,有些魍魉真的让人十分同情他们的遭遇。我个人认为暗示了所谓的恶都是由于种种原因造成的,有一些恶的产生并不是寻梦人所希望的结果。

再说说其中的人物,就寻梦人来说,如果认为梦间集这个世界观是真的的话,就会有一定问题,现在世界观并不完整,我不好妄下定论,只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真正的世界观存在于另一个现实,然而梦间集只是寻梦人假想出来的一个世界,剧情走到现在,暂定的boss木剑一直想把无剑代离这里。可是又不是留在五剑之境,那又要去哪里呢?有可能是代离这个世界,前往真实的世界观。
那么寻梦人为什么要创造这样一个世界观呢,个人认为,有可能在真正的世界观中,发生了一些变故,有可能是师门相残,故人枉死,亲人灭门之类让寻梦难以接受现实,所以自己创造了一个虚幻的世界。
并且赋予了自己虚假的记忆来逃避现实。

再来说说五剑之境的五大力量基石:第一紫薇软剑,有可能代表在另一个世界观中自己被抛弃,性格中冷漠好强的一面。第二玄铁,自己性格中豪爽不拘小节的一面。第三青光,自己性格中正义为己任打抱不平的一面,第四,木剑也许就是另一个自己想要让自己接受现实,不能沉溺在梦境中的警觉,

在把自己的人格拆成四部分后,留下了最纯真傻甜白,我们的女主(or男主?):无剑。

最后来解释一下无剑:以下摘自百度知道
         无剑,则无杀戮。手中亦无剑,和谐相处,不动干戈,兵乃不详之器,不得已而为之,无剑胜有剑与无招胜有招同为武学的最高境界,但两者所描述的道理却不同,前者描述的是武学修为的一个渐进的过程,一直达到最高的境界。而与其说无招是一种境界,不如说是一种武学的方式。没有招式 ,乱打一通,敌人就算再高明,也决计猜不出你下一招要攻向何处。两者都是以“无”胜“有”,殊途同归也。

无剑胜有剑,有可能代表寻梦想中指杀孽,在真实世界观,寻梦有可能杀孽深重,所以逃避了。

         武学的至高境界便是无。无剑胜有剑,是中国华人武侠大师金庸吸取了中国儒道两家哲学思想首先创出的一个武学理念,也是武功的最高境界。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悔恨无已,乃弃之深谷。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 之横行天下。 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这是金庸小说里的原话,可见无剑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一把剑,而是一种追求,一种境界,并且其他剑通过修炼才可以达到无剑之境界。

所以,无剑这个人真的存在么?
还是一种追求的境界呢。不得而知。

第一部分到此结束,欢迎评论区捕捉。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这部电影很好看

阿卷:


【完美陌生人】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有人相识来往大半辈子,依然像陌生人一般互不相知;有人萍水相逢却能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正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句话送给《完美陌生人》莫名合贴。虽然这部意大利电影只充分验证了前半句,但效果已足够深入人心。

不过两小时的一餐饭,不过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类型的小游戏,不过几条短信几个电话,就能轻松摧毁几个人花费几十年建立与经营的东西。而这餐饭也终于让他们发现并承认,某些他们一直认为存在的东西原来那么虚无缥缈。世事无常,令人唏嘘。


这部电影很残酷。它将我们绝大多数人小心翼翼捂着的东西残忍剖开,一点余地也不留。

但让我觉得最残酷的地方,并非人性经不起考验之类的宏观命题,而是一个小细节:莱勒被误会是gay后,其二十多年老友科西莫的反应。

莱勒不想暴露私下联系妓女的事,于是说服佩普与自己交换手机。万万没想到却接连收到佩普同性恋人卢西安的短信及电话,彼时还没有人知道佩普是一名同志。于是莱勒阴差阳错间造成了自己是个骗婚gay的天大误会,正当百口莫辩,二十多年的好友科西莫也突然加入了这场讨伐。

科西莫从天而降的愤怒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仿佛莱勒突然曝光的性取向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情感伤害似的。他紧绷着脸来回踱步,向莱勒投去如刀似剑的目光,像是要用这目光将他千刀万剐。他们之间爆发了这样一段对话:


莱勒:你希望我说什么?

科西莫:说你该说的事。我们从小就认识,告诉我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佩普:他还是从前那个值得你信赖,能够分享一切的人。

科西莫:我不会说是分享一切,佩普。他隐瞒了一个小细节,也许他应该早点告诉我。

莱勒: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为什么?

科西莫:我们曾经一起洗澡,同床共枕。我想知道我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基佬,能不能接受取决于我,但我有权知道,他妈的。

莱勒:‘能不能接受取决于我’,听听你说了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科西莫:你知道你没说什么吗?

莱勒:我就直说吧,你生气是因为我是基佬,还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

罗科:你有点过分了,科西莫。

科西莫:好,如果你们都觉得这很正常,那就当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没事了,是我小题大做。我错了,请原谅。

莱勒:不,我才是错的那个,我错在以为我们是朋友。


你看,科西莫能接受直男莱勒,却不能接受同志莱勒,好像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我错在以为我们是朋友——原来我所以为的好朋友,他爱的只是我的角色扮演,不是我这个人。他对我这个人根本不感兴趣。角色有着特殊人设,有其特定功能,这是他愿意与我交往的真正原因。当有一天我不再扮演这个角色,人设崩塌或功能消亡,友谊就走到了尽头。

或者说,友谊一开始就不存在。


交往了大半辈子,两鬓都开始泛白,才发现彼此之间与陌生人无异。几十年老友又如何,实则你不知我,我不知你,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信任。

原来如此,原来你我多年相识相伴,到头来不过白首如新。但更可悲的是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肯轻易分手,总也割舍不下前半生的那些沉没成本。


哀莫大于心不死。电影里有话说得好:


人们都应该学会如何分手。